Top
首页 > 宝鸡特快 > 学生作文 > 正文

石鼓苑|向往那片绿地

学生作文 华商报 2018-04-20 08:30:51
[摘要]记得小时候,我们村家家户户养牲口,不是牛,就是马或骡子,因此,村南边一大片阔地就专门为这些食草量大的牲口种植了苜蓿。苜蓿是一种豆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每到春季,村南一片就成了一望无际的绿色汪洋,也成了我们儿时的乐园。

向往那片绿地

吴利强

  记得小时候,我们村家家户户养牲口,不是牛,就是马或骡子,因此,村南边一大片阔地就专门为这些食草量大的牲口种植了苜蓿。苜蓿是一种豆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每到春季,村南一片就成了一望无际的绿色汪洋,也成了我们儿时的乐园。

9d874144f81bc06c061bec890ba06ee2.jpg

  经过一个严寒而漫长的冬季,苜蓿根孜孜不断地吸足了融化的雪水,它悄然在土壤里孕育着新生的力量,当僵硬冰冷的土地开始解冻时,它是首先破土而出绽放新绿的植物。在那个物质生活还不丰裕的年代,苜蓿新生的嫩茎叶就成了供给人们生活、丰富饭桌的好蔬菜。它不仅味道鲜美,营养价值也高。

  在开春的季节,别的菜蔬还不能生长的时候,苜蓿就最先长了起来,此时的村南翠色欲滴,苜蓿的新芽儿铺成了一大片,远看就像毛茸茸的绿毯。村里的妇女、小孩是率先跳上这条绿毯的人。他们这儿一扎,那儿一堆,说笑着,嬉闹着,手下不停地忙活着,掐到的苜蓿不断地垒上篮子,谁看了都会眼馋。虽说不是什么劳动竞争,可大家想到劳动的果实很快要变成餐桌上的佳肴,难免会喜上眉梢,手脚也自然变得麻利起来。就这样,苜蓿被勤快的村里人掐了一茬又一茬,等到明天再来的时候,苜蓿还要比昨天的更绿更茂盛。有经验的老农知道,苜蓿在春季要分枝,愈掐愈会分出更多的新枝,今年的苜蓿才会生长得更旺盛。所以,有苜蓿的庄稼人很欢迎大家来他家的地里掐苜蓿。

  到了夏季,苜蓿繁衍滋生的更多更茂盛了。它们已经长到了二三尺高,茂密的枝叶盘根错节,纵横交错,郁郁葱葱,汪洋般的翠波上撒满了无数朵紫色的小花,引来成群的蝴蝶翩翩起舞,勤劳的蜜蜂也不请自到,嗡嗡嗡地忙碌其间,蚂蚱的嘶鸣声此起彼伏,此时的苜蓿地成了昆虫们的乐园。小孩子们怎能禁得住昆虫们的诱惑,他们不甘示弱,纷纷组成小分队,来捕捉各色美丽的蝴蝶和声嘶力竭抢高音出风头的蚂蚱。孩子们在苜蓿地里追逐着,嬉闹着,不经意间,会被突然窜出的一只野兔吓一跳,当看清楚是什么的时候,又乐得继续他们的活动。

  然而,最逗人喜爱的还是那一身金色、小巧玲珑、机灵可爱的黄鼠。苜蓿结出的荚果是它们的美味,葱茏的苜蓿地是它们便利的藏身之所,炎热的晌午是它们出没活动的最佳时机,因为它们知道,这时候,地里是很少有人来的。它们从阴暗的苜蓿地里跑到开阔向阳的空地上,后腿蹲地,身子立直,前腿举到胸前,像是在作揖,圆圆的大眼睛滴溜溜转动着,像是观察着外界细微的变化,只要觉察到稍有风吹草动,便“嗖”的一声钻向稠密的苜蓿地,再也找它不着了。

  为了逮住这些机灵的家伙,我和儿时的玩伴不知煞费过多少心机,挥洒过多少汗水。晌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照射着大地,我们几个小伙伴抬着几桶水一晃一晃地从家里出发了,有的拿着家里的竹筛子,有的拿着几件粗布旧衣服,兴致勃勃地来到苜蓿地。此时的苜蓿地成了我们急需攻破的堡垒,在偌大一片绿地里要逮住这些比兔子还跑得快的黄鼠绝非易事,所以,我们便想出了水攻——灌黄鼠。只要我们瞅准黄鼠钻进去的窝,一些人在窝的这头守着,一些人到窝的另一头去灌水,黄鼠躲在窝里再也招架不住的时候,会仓皇逃窜,殊不知,只要它们胆敢跳出洞口,那些守候多时的“猎手”会左右包抄,前后夹击,一拥而上,带着筛子和衣服猛扑过去。然而,黄鼠并没我们想象的那样笨,它的机警和敏捷往往令我们“望鼠兴叹”。就当我们想趁火打劫的时候,它早已闪过重重包围逃之夭夭了。而我们由于过分紧张、激动,却往往相互间撞得人仰马翻。虽然有的伙伴身上挂了“小彩”,可当事后谈论起刚才惊险的一幕时,一个个又乐得前仰后合。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番精心布局后,我们终于如愿以偿了。

  逮住的小黄鼠被关在早就做好的竹笼里,我们整天给它好吃好喝,待它如上宾。可是,无论我们怎样逗它,它就是不给我们作一个揖,而且一副心灰意懒的样子。一两天过去了,这小家伙还是那个样子,吃也不好好吃,大大的眼睛失去了往常的神气,眼里似乎满含惊慌和焦虑。虽然我们对它爱不释手,但看到这小家伙铁了心似的跟我们斗气,我们终于心软了,狠狠心,还是决定把它放回那片绿色的家园,让它自由自在地生存下去。

  苜蓿再生的能力特别强,人们在整个夏秋两季割了一茬又一茬,它们还是一次又一次茁壮地长了起来,等你割到地的这头,前几天被割掉的地的那头已是葱葱郁郁了。十一二岁那年,父亲为我做了一架独轮车,小小的轴承做成的轮子,木制的梯形的车身,手扶着另一头可以推着走。每天下午放学后,我和邻家的小哥就相约推着小车去割苜蓿。我们一人一架小推车,等走到平坦的半道时,我们就你推我,我推你,轮换着坐车,坐车人的手里还驾驶着自己的小车。我们当时都觉得,能坐上别人为自己驾驶的车,真是一种荣幸。与其说我们是去割苜蓿,还不如说是坐着别人的车去地里玩。当然我们知道必须赶在天黑前回家,因为,割回的苜蓿还得一铡刀一铡刀铡完,才好作为草料来喂养牲口。如果过于贪玩的话,回家迟了,肯定免不了大人一顿斥责。

  如今时过境迁,原来那一片汪洋的绿地早已不复存在,代替它的先是碧绿的庄稼,后来是层层叠叠、高高隆起的蔬菜大棚。往年那种“老牛破车式”的生产方式一去不复返了,代替它的是现代化的大机器生产。而那片种植苜蓿的绿地因为没有了牲口的存在也不复存在了。许多年,每每想起那片汪洋般的绿波,心里就会一次一次被激动着,充溢着儿时曾经的快乐与甜蜜。

  是啊!童年是美好的,天真的,浪漫的,更是快乐的。带给我梦幻般童年的那片绿地再也不能重现了,我只好试着慢慢地适应着这紧张而纷繁的现代生活了。我不禁感到一丝的惆怅和惋惜。

  (作者系宝鸡市陈仓区人,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宝鸡市作协会员)


编辑:刘李娜

相关热词搜索:石鼓 三月

上一篇:石鼓苑|以寂静喜欢你 下一篇:石鼓苑|找到春天(外一首)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