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宝鸡特快 > 宝鸡人文 > 正文

石鼓苑||纺车声声——孙虎林

宝鸡人文 华商报 2017-11-10 09:34:17
[摘要]

 

\

1时令已是数九寒天,故乡的村落这时节应该一片宁静,夜晚尤其岑寂。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家中热乎乎的炕头,耳畔蓦然响起母亲摇动纺车的声音。听不到悠悠纺车声,已经几十年了。


  记忆中,每到秋末冬初之际。田野上麦苗青青,蓝天上北雁南飞。大田上的庄稼早已收获入仓,场院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于是,庄稼人开始进入一年里难得的休闲时期。这时,母亲就让父亲从楼上把手摇纺车搬下来。而后,放在庭院里,用笤帚打扫干净上面的尘土。它在土楼上已经待了大半年,似乎闲得发慌了。那时,母亲用一块抹布将纺车擦拭得一尘不染。再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纺车,木架、锭子、绳轮、手柄一一查过,看看是否哪些地方松动了。北方气候干燥,纺车作为木制机械极易走形散架。看到这种情形,我就清楚,母亲又该忙着纺线了。

  那时候的冬夜似乎特别漫长,北方的冬夜尤其如此。但房子里并不那么寒冷,西府乡间土木结构的厦房虽说不无简陋,但却冬暖夏凉。每天,当最后一抹晚霞慢慢消退时。母亲便开始烧炕。不久,土炕热了,屋里也渐渐暖和起来。当屋檐下的麻雀开始安静,夜幕徐徐合拢时,母亲便盘腿坐在炕头,摇动纺车纺线。那时,乡村冬天老停电,野外一团漆黑。于是,就着一盏小小的油灯。母亲纺线,我趴在炕头上看小说。那吱扭扭的纺车声极有节奏,在冬夜里分外动听。那时,煤油灯摇曳出微弱的灯光,母亲纺线的剪影鲜明地映在炕墙上。母亲左手抽线,右手摇动木轮的姿势优美舒展。我看看母亲,再看看墙上的影子,一会儿便迷糊过去了,正在看的小说也悄然合上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窗外一声鸡啼突然惊醒了我。睁开朦胧的双眼,只见母亲竟然还在纺线,动作还是那么优美。已是后半夜了,夜风乍起,窗户纸抖索不已。这时,西邻人家的那只芦花大公鸡又嘹亮地叫了一声。天亮的时候,我看见炕头堆了几十个纺好的纱锭。敢情母亲昨夜几乎没睡,纺了一夜的线。

  不独是母亲,我的几个姐姐也都是纺线好手。大姐那时已经出嫁,她曾经在县机械厂工作。每次回娘家,大姐都要抢过母亲手里的纺车,美美地纺上大半夜。二姐在县城上高中。星期天回到家里,也总要过过纺线瘾。三姐纺线技术最好。她心直口快,勤快能干,动作麻利,走路一阵风。三姐纺线时节奏明快,纺车轮子转得飞快。别人纺线时轮子吱扭扭吱扭扭响,三姐纺线时轮子吱扭吱扭响,至少比别人快了一拍。三姐纺线时喜欢哼歌,嘴里唱着,手里却一点儿也不放松。她左手抽出的棉线又细又匀,而且从不断线。眨眼工夫,一个线锭便缠满了。而且个个白白胖胖,丰丰满满,好看极了。三姐是个夜猫子,纺线的劲头十足。每次都要纺上大半夜。四个姐姐中,只有四姐很少纺线。那时,高考制度已经恢复,四姐忙着学习应考。

  就是这架毫不起眼的纺车,纺出了我们这个贫寒之家的温暖。那年月,市面上商品匮乏。城里纺织厂出产的细布乡下人叫洋布,花花绿绿的,漂亮好看。只有在供销社的柜台上才能见到,而且价格不菲。因此,我们一家人的穿用还多亏了这架纺车。家里另有一台织布机,摆放在北边小厦房。在几个姐姐节奏欢快的织布声中,这些细细的棉线变成了一匹匹厚实细密的粗布。而后变成了大格纹的床单,小格纹的衬衫,竖条的裤子,以及姐姐们包裹新嫁衣的包袱皮。这些大格纹的蓝白色粗布包袱,四角镶上四块红布,喜气洋洋。还有在县城染坊着色后缝好的深蓝色粗布大褂,时常穿在我的父亲母亲身上。

  那年春天,我从大学回家。进门一看,父亲穿着一件蓝色粗布大褂躺在炕头上,腿被高高地支起来。他不久前在后院喂猪时摔了一跤,腿断了。一旁照顾父亲的母亲也身着粗布大衫。要知道,这已经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的双亲依然穿着粗布衣裳,保持着农民勤劳质朴的本色。父亲曾说过,粗布衣服结实,干地里活时耐磨。而他身上的那件蓝色粗布大棉袄一直穿到了病逝的那年冬天。

  纺车历史悠久,在农业社会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在中国,手摇纺车大约出现在战国时期。最早记载于西汉扬雄的著作《法言》中,写成“繀车”和“道轨”。那时的纺车就可以纺棉麻丝毛等织物。中国古代纺车类型有手摇纺车、脚踏纺车、大纺车等。我娘用的就是北方农村最常见的卧式手摇纺车。锭子在左,绳轮和手柄在右,中间用绳弦传动。这种纺车操作简便,成了农村老婆婆的至爱。这吱扭扭的纺车声不绝如缕,从古至今,响彻广袤的中国大地。上世纪四十年代,在陕北,面对敌人的经济封锁,延安军民掀起了热火朝天的大生产运动。他们热情高涨,一边纺线,一边唱歌。“太阳出来磨呀磨盘大,你我都来纺呀么纺棉花。手里握紧棉花卷,根根线条往外拉”。

  神话传说中也有擅长纺线的女神。希腊神话中的命运三女神克罗索、拉克西斯、阿特罗波斯三姐妹都是纺线高手。只不过,她们纺的可不是普通的线条,而是事关凡人的命运线和生命线。三位女神各司其职。大姐克罗索掌管未来和纺织生命线,二姐拉克西斯负责决定生命线的长短,三妹阿特罗波斯掌管死亡,负责剪断生命线。

  (作者简介:孙虎林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


编辑:杨金艳

相关热词搜索:石鼓 纺车 声声

上一篇:白立其人——郭鉴明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