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宝鸡特快 > 学生作文 > 正文

石鼓苑|韩军锋:回忆年味

学生作文 华商报 2017-02-14 08:43:48
[摘要]又是一年春来到,当春节的脚步靠近时,完全没有丝毫的喜悦和兴奋,反而却是些许的彷徨和惆怅。如果没了干枯树枝上悬挂的红灯笼和家家户户张贴的对联,根本看不出这是过年。很多人也都在感叹,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

4a55c023d032735c48ac4545e159ed0c.jpg

  又是一年春来到,当春节的脚步靠近时,完全没有丝毫的喜悦和兴奋,反而却是些许的彷徨和惆怅。如果没了干枯树枝上悬挂的红灯笼和家家户户张贴的对联,根本看不出这是过年。很多人也都在感叹,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

  日子在平淡中流过,岁月在重复中煎熬。在彷徨和惆怅之中,思绪还徜徉在儿时的年味中……

  我出生在扶风,那里是我的家乡,也是我的根。扶风作为地名一词始于西汉,因处古长安附近,取“扶助京师,以行风化”之意。李白有诗云“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

  扶风自古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更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史料载,人文始祖炎帝在姜水一带生活,而姜水是渭河的一条支流,据考证,流经扶风县境。西周周文王、周公旦把一生的热情和精力都用在研究和制定礼制上,所以,扶风至今仍洋溢着浓厚的西周文化和严谨的风俗礼仪,这里民风淳朴,厚可载物。正是这传统、朴素、尚礼、崇德的西周遗风,春节这一传统节日,被赋予了固定的礼节。

  在扶风,从腊八这天就开始准备过年了。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在当地来讲,是过年的前奏。腊八节,家家户户吃腊八粥。腊八粥的主要食材是苞谷粒和黄豆、黑豆、扁豆、花生米等各种豆类,苞谷粒不同于又细又碎的苞谷糁,它的颗粒比较大,是玉米粒的一半,所以费火,通常腊八粥在腊月初七晚上就开始煮,经过一个晚上文火熬煮,第二天早上绵软可口,香味扑鼻。一碗腊八粥,包罗万象,承载幸福,寓意着来年人畜兴旺、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腊八节过了,就开始赶年集,准备年货,置办新的日用品,扯布做新衣,买糖换豆腐,杀猪割肉等。

  腊月二十三叫祭灶,家家户户要烙干粮祭灶神,送灶神归天。干粮即烙的饼子,一般烙12个或者24个,代表十二个月或二十四节气,重量三两六,代表三百六十五天。祭灶时,把家里安放的各路神仙牌位祭烧,辞旧迎新,特别是在祭祀灶神之前,要上三炷香,当三炷香燃尽时,全家跪在灶君牌位前,请灶君清点人数,上天汇报,以祈“吉祥”,此时还要作揖磕头三拜,怀虔诚之心嘱托灶神:上天言好事,下凡降吉祥。

  腊月二十四叫“扫舍”。“扫舍”就是大扫除,家家户户清洁卫生,拆洗缝补,扫尘除垢。过去日子苦,家家住的是泥坯房子,人们用黄土加水搅成泥水粉刷外墙,等泥水晾干后,墙面黄里透白,简单素朴,显现出黄天厚土的农家本色。房子里面的内墙则糊上报纸,配以剪纸点缀,焕然一新,洋溢着喜庆和谐的节日气氛。孩子们也动手擦洗家具,整理器物。总之,迎新年屋里内外要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清清爽爽。

  腊月二十五,一般经济条件好的家庭就杀猪、宰羊,条件不宽裕的割三五斤肉。农村圈养的猪都在三百斤左右,而且要讲究肉肥膘厚,通常要三五指厚的膘。条件好的家庭,杀猪卖完肉后,要给自家留下猪头、猪下水、心肝肺等“值钱的东西”,这些东西用来做下酒菜,有面子,显家底。

  杀过猪,割了肉,到了二十六,家家户户煮肉、腩臊子、熬冻肉。在老家,腩臊子不是生猪肉,而是把生肉煮熟,切成指头蛋大小的颗粒,配上菜籽油、粮食醋、辣子角、生姜末、调和面烹制而成,烧制好的臊子十里飘香,让人垂涎欲滴,腩臊子之所以要熟肉,是因为熟肉肥而不腻,口感好。另外,肉汤还可以用做臊子面的汤,既美味又节约。熬冻肉就是将猪蹄和猪皮大火熬煮,熬煮的油汤水冷却后就成冻肉,用于凉盘,做下酒菜。

  到了二十七,又忙于熬“汁”, 是老家人手工熬制的一种调料,相当于今天的老抽酱油,起着色、调味作用。我们当地人熬汁,是用红糖和醋按比例配在一起文火慢煮,火候很重要,要慢火,长时间熬,在熬制的过程中不时要用筷子搅动,再蘸着拉丝,丝细如发,细而不断,搅时黏度高,说明熬得好。汁的用途主要是调制臊子面的汤,放入汁,其色红润透亮,光泽诱人;其味沁人心脾,回味无穷。

  二十八日,家家户户紧关大门把馍蒸。呵呵,蒸馍为什么要关门?这是老家人的讲究,若蒸馍时来了陌生人,蒸的馍可能会不白不亮。如果蒸馍时家里来了生人,通常家里的主妇要往灶火里扔把盐,盐遇火,霹噼里啪啦,把不祥之气就冲走了。一般家里通常要蒸十几锅馍,有包子、馒头、花卷、花馍等,之所以要蒸这么多的馍,是正月十五以前再不蒸馍。蒸的馍放在瓦瓮(老家一种盛放物品的器具)里,盖上锅盖,放半月也不坏。

  忙碌了这些天,过年的东西也基本置办齐全了,该歇歇了。二十九这天,男女老少,抄手出门,聚在村口那棵老槐树下,拉着家常,询问着年货置办得怎样了,能待几桌客人,能走几天亲戚。槐树下,村子里有文化的人搬来家里的老方桌,帮乡亲们写春联。

  大年三十中午,又开始忙活了,贴对联、敬神仙、请先人、忙团聚。三十晚上,我们扶风人叫“坐夜”,“坐夜”意即守岁,大人小孩都不能睡觉,小孩为长辈守岁,磕头祝福,祝愿长辈身体健康,福寿延年。长辈给小辈压岁钱,希望小辈健康成长,平平安安。一家人围坐在炉火旁,凉菜配烧酒,饺子臊子面,连说带笑,其乐融融,红红火火。

  初一上午,在祠堂里祭拜祖先,祭拜由村里长者或有威望的人宣读祭词,整个仪式庄严隆重,以警示后人要传承家风,明礼守信,勤俭持家,祈祷平安。拜完祖先,各个家族门里相互串着拜年,分享新春的喜悦,送上彼此的祝福,祈祷来年的丰收。

  初二以后,乡亲们忙着走亲访友送祝福,一直要持续到正月十五左右……

  绵绵情语道不尽, 切切亲情忆不完,说不完的乡风民俗,抹不去的浓浓乡愁,这一切离我们很近,仿佛就在跟前,这一切离我们又很远,只能沉浸在回忆中。近三十年来,我们的生活一下子由自给自足的农耕经济步入到日益活跃的商品经济,城镇建设日新月异,生活质量不断提高,乡亲们住上了小洋楼,开上了小汽车,过上了好日子。但是,过去那带着浓厚乡土情结的年味已远去......

  年关里,我又一次站在村口老槐树下,望着那绿油油的麦田,生我养我的黄土地仿佛在呼唤我。带着浓浓的乡愁,我不禁自问,这是过年吗,仿佛是,也不是。离开喧嚣的都市,放弃浮躁的心态,在家乡追忆、寻思、回味年的味道。

  在信息爆炸、娱乐八卦甚嚣尘上的时代,所幸宝鸡这片土地依旧有人默然坚守、笔耕不辍。在这里将持续推出一批有关宝鸡的文学作品,为依然抱有情怀的你,提供交流切磋的平台。“石鼓苑”向众文学大家及文学爱好者开放,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hsshiguyuan@163.com

  主持人:张欣


编辑:刘李娜

相关热词搜索:石鼓 菩提树

上一篇:郑金侠:《初雪》小雪节气里适逢小雪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