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宝鸡特快 > 学生作文 > 正文

李凤杰:“一路浅唱”情味长

学生作文 2016-12-20 20:30:48
[摘要]

  “一路浅唱”情味长

  ——读侯林荣散文集《一路浅唱》感言 李凤杰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今社会,人民大众的物质生活极其丰富,也就有了越来越多的文化需要与精神追求,喜爱读书,乐于思索。一些有着生活、情感、思想、语言与知识积累的人们,工作之余,把生活阅历的苦甜、喜忧、思绪、感怀中值得记忆的部分,使自己愉悦感动的片段,有不同寻常的独到感悟,用文学语汇,或涂在纸上,或敲于电脑,或划进手机,传播于网络、博客、微信,让精神生活变得丰富而有趣,使本来普通平淡的岁月,也有了别样意味,看似重复的生命历程,单调中溢满了万般情趣,思想境界随之充裕而升华。他们不仅多了一份人生快乐,也留给后人,明志传家。侯林荣先生这样做着,自得其乐,成集出书时刻,自称为“一路浅唱”,谦虚有余,妙趣横生!

  其实这样非专业创作的作家们,遍布全国各行各业。他们随心灵感悟而信手拈来的这种有着文学价值与艺术美感、能让读者增智获益、开阔眼界、认识生活、更亲切地受到感染的“浅唱”,由心而生、自然成章,别具意蕴,满足着更多普通读者群的阅读与交流。这既是社会的需求,整个民族人文精神大提升的体现,也是文学事业繁荣的重要标志!

  侯林荣的散文作品,大都属于信手拈来的精短随笔,随写随发在微信中与微友同乐共享。四个篇章中,不论《人生感悟》、《乡梦亲情》、还是《军旅情怀》、《漫行笔记》,每一篇都对生活充满昂扬的情趣,乐观的情调,热烈的情味。正如作者所言:“不是一路高唱,高唱太过张扬,显得焦躁,不符合自己的品性。也不是一路低吟,低吟有点沉闷,略显颓废,那不是我的生活写照。不是愤青般地愤世嫉俗,怨天尤人。不是祥林嫂式的喋喋不休,满腔哀怨……”因此,他的作品,总能带给亲友、读者向上的力量与愉悦。没有悲伤与哀叹,没有伤感与辛酸,没有阴暗与晦涩,更没有发泄与诅咒。从而传递着直抒胸臆的倾吐,增加着社会文明的文化积累,凸显出一个满怀社会责任感的作家真诚的人格魅力。

  《乡梦亲情》中的那篇《父亲》,写一个炎夏正午,在西安街头的炎阳下,父亲徒步送儿子的情景:“我要回宝鸡,什么东西都没拿,父亲执意要送我到公交车站……走到小区南门,没有车。我说回去吧。父亲说去北门看看。就这样八十岁高龄的父亲,陪我在大太阳底下,走了两里多地……我心里感受到,这就是父亲的爱。车来了,我说:天热的,快回吧!父亲却一直在站台上注视着我。车开动的一刹那,我的眼睛湿润了……”读到这里,朱自清写父亲的散文名篇《背影》,跃然脑际,不由我潸然泪下……作者更用了十四节、两万字、多角度、多侧面,浓墨重彩地写母亲一生的艰辛、劳碌、爱抚与伟大,更是篇篇感人肺腑。在《军旅情怀》中,《激情是这样燃烧的》整整连缀七篇,一气呵成,回味着难忘的十年军旅生涯,抒写终生感念的战友深情,他激动地直呼:“8月1日,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一群满怀军人情结的老兵,在银川集结了,相见了,握手了,拥抱了,沸腾了,疯狂了。”这两章的篇篇短文,凝结着、倾泻着作家饱满而深重的家国情怀,让人如窥胸襟!

  《人生感悟》里,他以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来理解和诠释生命与人生。在《末日随想》中,面对传言中的“世界末日”,他深刻而极富知识性地写道:“人的一生是一个或长或短的过程,其结果都是一样的。重要的是如何驾驭和享受这个过程。罗素说:生命是一条江,发源于远处,蜿蜒于大地,上游是青年时代,中游是中年时代,下游是老年时代。上游狭窄而湍急,下游宽阔而平静。什么是死亡?死亡就是江入大海,大海接纳了江河,又结束了江河。余秋雨先生说:生命是海洋里的一朵浪花,漂流了无数个春秋,突然发现快要撞击到海岸。它知道末日来临,神情黯然。但它看到身边的一朵大浪花面对末日依然兴高采烈,便十分奇怪。大浪花告诉它:记住,你不是浪花,你本来就是大海的一部分!”

  那篇《纸枷锁》,更是诠释人生的妙文:“薄薄一层纸啊,锁住了多少伟人、凡人!”“其实,每个人心灵深处,都有一幅纸枷锁。”开篇让我迷茫;继续阅读,才明白他说的“纸枷锁”是指人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变成了一个社会生灵,从颁发“出生证”开始,要逐渐领取的一张张“学生证”、“毕业证”、“身份证”、“结婚证”、“任命状”……一个人“如果失去了这些枷锁,失去了时刻鞭策激励我们的这种束缚与准则,我们的人生将会变得多么苍白,多么空虚。因为我们将不再懂得珍惜,懂得感恩,不再知道什么是幸福、快乐、煎熬与无奈,更不能终其一生追求和坚守我们心中最神圣的信仰。”他用“纸枷锁”三字,把一个人生命历程中必须承担的无数种抽象的家庭与社会责任,形象而具体地物化、强化了而已,告知天下苍生:人活着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付出更多的努力,承受更大的压力。”除非他人代为领取生命最后一张“纸证”。

  侯林荣的《漫行笔记》,作为游记,不是景点简介的摘抄,不是导游词语的搬移,也不是看了这见了那的流水账本,而是充满人文历史地理知识的美文,是独具思想境界的倾吐,是高屋建瓴的审视与心灵诉说。在《欧洲之旅(八)--沉重的罗马》中,他写到:“公元80年斗兽场竣工之时,古罗马统治者举行典礼,驱使5000头猛兽与3000名奴隶、战俘、罪犯上场‘表演’、殴斗。这种血腥大厮杀居然持续了100天,直到这场人兽残杀,同归于尽。”“而这一切,只是用奴隶的生命来博取皇宫贵族和自由民众的原始而又野蛮的快感。它记录了人类的丑恶、愚昧和野蛮。”“古罗马的每一寸土地都浸透着奴隶的鲜血,每一座建筑,都是用奴隶的生命浇筑,血腥的历史,延绵的战乱,野蛮的故事,任性的虚伪,兽性的狰狞,使人顿觉心情沉重。”“车停在雨中,我们打着雨伞走近斗兽场,越是靠近,越感觉到一股袭心的阴森和恐怖。千百年来,无数奴隶的亡灵飘荡在斗兽场上空,久久不愿离去。滂沱的大雨,似乎是他们垂死的泪水,呼啸的风声,似乎是他们将死的哀鸣。我伫立在雨中,思绪穿越千年,向悲惨的亡灵致哀……”此种感受,是人类良知对于所谓文明的无情审判!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侯林荣先生散文,语言表达准确丰富而很有特色。他总是把家乡方言俗语,与文学语汇和谐地揉在一起。同时运用多种修辞手法,使文章更有文采,让人读得如鼓点在心中敲击,倍感亲切、舒畅、有味、快乐。

  首先,全文充满了幽默感,凸显出乐天悦目之特色,让人在获取知识与思想感悟的同时,总是情感交融,一边阅读一边捧腹大笑。前边所引用《平凡是福》的结尾那段叙述语,用幽默的语汇,嬉笑怒骂又极富哲理地诠释人生:“我儿文强就不知足,官都当那么大了,贪心不足,玩翻了吧!……就是太张。我老舅说:‘披上被子上天呢,张得没领了!’……德不厚何以载物,孽太重自有天裁。”这样,他把家乡的贬人口头禅“我儿”,冠在腐败官僚文强头上,又把舅舅口中的农家歇后语,与古人之传世之箴言,从容地编织在一起,论述显得特别丰富、深刻而幽默。侯林荣先生文字叙述中的这般幽默情调,充满全书,不胜枚举。构成他语言表达的一个鲜明特点。

  对于排比,古人云:“文有数句用一类字,所以壮气势,广文意也。”因此排比是汉语中最富于表现力的辞格。用它来说理,可以把论点阐述得更严密、透彻;用它来抒情,可以把感情抒发得淋漓尽致。在《纠结的中秋节》中,对于月亮和人类关系的铺陈述说是这样:“挂在天际的那个不会发光、冷酷寂寥的天体,浑然不知在另一个充满生灵的天体上,有一个多情的族群,千百年来,对它引颈仰望,遐想连篇,寄托了无限的思绪,洒下了无数的泪水,谱写了浩瀚的诗文,编撰了动情的传说。无论你们怎样牵肠挂肚地折腾,捶胸顿足地号啕,吟诗作画地做作,掏心挖肺地寄托,它总是一如既往地无动于衷,准时准点地有阴有晴,毫不懈怠地时亏时盈。”这段文字中,连用了三组排比,共有十一个分句,人类对月亮的情结,汹涌书页,其中又不乏夸张与幽默!

  我们前边所举例证,几乎段段有排比。容我再录一段他对“西岐腊婆”的描述:“在乡下,结过婚的女子风姿绰约不了几年。尤其是在生了孩子以后,养儿育女的艰辛,生活拮据的困扰,柴米油盐的操心,道长理短的生分,田埂垄边的劳作,笸篮针线的卷纬,岁月无情地将她们染上淡淡地蜡色,逐渐步入腊婆的行列……她们容颜不再嫩泛,风吹日晒,干涩酱红;肌肤不再细腻,皲裂干皱,褶叠纵横;腰身不再窈窕,粗壮有力,健硕圆肥,性情不再温柔,嚼东论西,生分狡黠;边幅不再修饰,松散自放,邋里邋遢;言谈不再羞涩,打情骂俏,粗言浪语。”一口气倾泻下十二个排比句,行云流水,让腊婆跃然纸上,让读者牵肠挂肚。更可贵的是,这样极为精彩的排比,拈来皆是。

  俄罗斯作家契诃夫曾说过:这个世界有大狗,也有小狗,小狗不应因大狗的存在而惶惑,就让他们用各自的声音叫好了。我相信,一个人只要坚持对于文学阅读与艰辛创作的痴迷、喜爱与实践,热爱生活、不断积累、刻苦勤奋,一定会小狗变大狗,小家成大家! 2016年8月1日于陈仓园

  作者简介:李凤杰,国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陕西省作协原副主席,宝鸡市作协原主席


  致读者

  在信息爆炸、娱乐八卦甚嚣尘上的时代,所幸宝鸡这片土地依旧有人默然坚守、笔耕不辍。在这里将持续推出一批有关宝鸡的文学作品,为依然抱有情怀的你,提供交流切磋的平台。

  “石鼓苑”向众文学大家及文学爱好者开放,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shshiguyuan@163.com 主持人:张欣


编辑:刘李娜

相关热词搜索:一路 情味

上一篇:高建群:我的菩提树 下一篇:李娟莉:梦幻光耀茵香夜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